数字报 / 企业邮箱

2020-11-29 19:33  来源:星辰在线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:赵随

  在盛行丛林法则的地方,店大欺客,是必然现象。

  当年,孟州城外,俏夜叉孙二娘开了老大一家黑店,乃大名鼎鼎的十字坡客栈,欺客有道,“只等客商过住,有那些囊中多金,看得入眼的,便把些蒙汗药与他吃了,麻翻在地,夺过钱财,再把身子剥洗干净,将大块好肉切做黄牛肉卖,零碎小肉做馅子包馒头。”

  十字坡乃交通要道,为了生存,不得不来往此地的客商,就成了主动送上门的肥羊,对待他们,孙二娘的态度,从来都是“不宰白不宰”的。可是,无奈的客商,往往只落得个“宰了也白宰”的下场,于是乎,一种“白宰谁不宰”的“十字坡特殊经济形态便茁壮成长了起来。

  为什么“不宰白不宰”?只因为“宰了也白宰”,结果也就顺理成章:“白宰谁不宰”!

  店家和顾客,就在这15个字描述的迷魂阵里兜圈子,店家当然不愿爬出来;顾客呢,则没能力爬出来。

  于是,各路山大王们才会明目张胆地提着板斧钢刀,站立路口,大喝:“此山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。要想从此过,留下买路财。”

  在“王法”管不到,一切监管都是摆设的处所,强权即公理,自古皆然。

  你如果想要讨得一份公道,当然可以,但有一个前提,你比店家的拳头更硬扎,钢刀更锋锐。

  如武松。

  如果大宋有强有力的监管系统,监管的触须能伸到每一处店铺,一旦发现欺客现象,能立即予以相应惩罚,让欺客的成本远远高于诚信待客的成本,哪里还能有孙二娘那老大一家黑店?

  孙二娘本不存在,是存在巨大漏洞的社会管理体系,孕育了孙二娘。

  当然,时代进步了,如今社会,孙二娘们不至于威风凛凛地站在路口,明火执仗,但是,欺客现象,依旧很普遍。

  无锡鲁能万怡酒店,就是一例。

  据潇湘晨报报道,日前,元先生入住无锡鲁能万怡酒店。半夜11点到3点,数次被噪音吵醒。他说,当时“一会儿是倒车的滴滴声,一会儿是金属碰撞的声音,吵得人实在睡不着。”

  当晚,他前后两次到酒店前台投诉,酒店方先是以酒店外工地施工为由答复,后承认是酒店在为婚礼搭建场地,从而有了噪音。

  元先生是一名钢琴家,当晚刚结束连续12小时的演出及彩排,他告诉记者,“酒店的噪音让我一夜没睡着,第二天还要早起,到下一个城市演出。”

  资料显示,无锡鲁能万怡酒店属万豪国际集团旗下酒店,“旨在打造商务休闲入住新体验”,房间价格从513元到1294元不等。

  26日,记者联系涉事酒店,未获有效回应。

  这么高等级的酒店,这么高的房价,而且有这么好一个名字“万怡”,理应为顾客提供相应的服务,让他们住进来后,万般怡宁才是,可是,给顾客的所谓“新体验”,竟然是整夜制造噪音,让你睡不得觉。

  这不是“万怡”,是千扰。

  从此,万怡酒店改名千扰招待所,或许更恰当。

  这还罢了,更可恶的是,面对顾客投诉,他们的回应豪横得很:“处不处理都是我们的事,没必要跟你说。”

  这般有恃无恐地欺客,和打家劫舍的山大王比起来,似乎不遑多让。

  他们依仗的是什么呢?只要熟悉当年三亚的宰客事件,答案不言自明。

  三亚从2010年启动“国际旅游岛”建设后,游客蜂拥而至,伴生的是层出不穷的宰客禾丰棋牌。2012年,宰客事件发酵,三亚市政府禾丰棋牌办却在其官方微博上自吹自擂:“今年春节‘黄金周’在食品卫生、诚信经营等方面,三亚没有接到一个投诉、举报电话,说明整个旅游市场秩序稳定、良好。”

  这当然是睁着眼睛说瞎话。

  不过,仅仅是自我吹嘘,也还罢了,三亚有关方面做得更绝,随后召开的禾丰棋牌发布会上,咄咄逼人地表示:“对三亚恶意攻击的人,将依法追究责任。”

  他们居然要倒打一耙,追究举报者的责任来!

  有了如此护犊子的监管体系,三亚旅游市场乱象频生,是水到渠成的事。

  当年大宋王朝盗贼横生,孙二娘遍地,估计也是护犊子的缘故。

  鲁能万怡酒店敢于脸不红气不喘地宣告:“处理不处理,是我们自己的事,用不着和你说!”

  鲁能如此万能,所依仗的是什么,还需要多说吗?

  谁在背后护犊子?请站出来!

  幸好,如今开酒店的,不止鲁能一家,顾客大可以用脚投票。

  【来源:星辰在线】

  作者:谢浮名